?
您好 ,歡迎您來到邯鄲之窗! 

殺女婿及親家三人判死緩案,為何啟動審判監督程序

來源:澎湃新聞編輯:保存2021-05-02 12:21:13
分享:
  法治課|殺女婿及親家三人判死緩案,為何啟動審判監督程序

  澎湃新聞記者 林玨瑤 朱軒 何利權

  4月30日,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消息稱,決定對張志軍故意殺人案依法啟動審判監督程序。

  張志軍于2019年1月殺害女婿鄒鵬(化名)及其父母三人,一審被判死刑,二審改判為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受害方近親近期向法院申請再審,引發輿論關注。

  案發兩年后,四川高院為何對該案件啟動審判監督程序?

  被害人近親屬一方代理律師侯士朝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四川高院啟動審判監督程序,意味著該法院認為張志軍故意殺人案的二審判決在認定事實上或適用法律上確實有錯誤,符合再審條件,因此啟動再審程序,將對案件重新審理。

  上海大邦律師事務所律師丁金坤也向澎湃新聞分析認為,在當事人及其近親屬申訴、法院發現原審錯誤、檢察院提出抗訴這三種情況下,法院會啟動審判監督程序。在本案中,被害人親屬委托律師向四川高院遞交申訴狀,符合程序。

  糾正錯誤裁判而設置的補救程序

  對于四川高院啟動審判監督程序,被害人近親屬一方表示,“希望法院正視被害人近親屬的權利,給予公正、平等的訴訟權利。”作為申訴人,接下來將依法行使訴訟權利,為死去親人討回公道。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2019年1月,受害者鄒鵬(化名)和父母三人在四川成都彭州市一處住宅內被人用刀捅殺,行兇者系其岳父張志軍。此前,鄒鵬與妻子婚姻趨于破裂,早已分開居住。而在案發當天,因孩子的帶養問題,鄒鵬一行三人上門與岳父母發生爭執,其間發生了命案。

  2019年12月20日,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此案,認定張志軍構成故意殺人罪,判其死刑。一審判決提到,張志軍手段殘忍、犯罪后果嚴重,無論是否預謀犯罪,均不影響定刑和量刑;張志軍系自首,歸案后如實供述,并當庭認罪,但其罪行極其嚴重,不足以對其從輕處罰。張志軍不服該判決,提出上訴。

  2020年7月21日,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此案,并在10月28日作出二審判決。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張志軍確有自首、自愿認罪、被害人親屬諒解等法定、酌定從輕情節。在張志軍的主觀惡性方面,法院認為案件發生在特定親屬之間,基于被害人不期而至且搶奪孫女,張志軍勸阻無效情況下為維護自身及親人的利益及安全而實施的激情犯罪,被害人對矛盾的激化負有直接責任,“致其犯罪行為的可譴責程度降低,應當與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其他故意殺人犯罪案件有所區別”。法院二審改判張志軍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2021年4月30日,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再次針對此事發布情況通報稱,該院決定對張志軍故意殺人案依法啟動審判監督程序,將嚴格依照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的原則,依法公開審理。

  湖南金州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律師邢鑫表示,“審判監督程序”是為了糾正錯誤裁判而設置的補救程序,又稱為“救濟程序”。審理對象是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裁定,包括正在執行和已經執行完畢的判決和裁定。

  邢鑫稱,根據刑事訴訟法及相關司法解釋,該程序是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對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的判決和裁定,發現認定事實或適用法律確有錯誤,依法提起或者決定重新審判以及進行重新審判所應遵循的特別程序。我國的審判監督程序所要糾正的,不僅包括認定事實方面的錯誤,也包括適用法律方面的錯誤。

  四川高院啟動審判監督程序后,將開展哪些工作?丁金坤分析,根據《刑事訴訟法》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法院受理申訴后,將開始進行是否立案的審查。審查的期限一般是3個月,最遲不得超過6個月。立案后,正式啟動再審。由于本案二審是四川高院審理,故若再審,四川省高院應另行組成合議庭,依照二審程序進行審判,作出終審判決。再審的結果或為維持原判、改判,或發回重審。

  改判死緩和諒解書爭議

  鄒家一名近親屬曾告訴澎湃新聞,鄒家親屬此前不知道張志軍被二審法院改判為死緩,直到今年2月通過一公眾號文章才得知此事。對于判決書中提到的“諒解書”,鄒家親屬并不知情,此外他們也不能接受“搶奪孩子”及“被害人對矛盾的激化負有直接責任”等說法。

  對于該起案件,同濟大學法學院教授金澤剛曾在澎湃新聞發表《殺死女婿一家三人案改判死緩,當慎之又慎》一文稱,犯罪后自首和自愿認罪雖然是重要的從輕處罰情節,但也不可絕對化。司法實踐中很多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并沒有因為犯罪后自首而獲得從輕判處。否則,就有可能使犯罪人逃脫應有的法律制裁。

  此外,金澤剛認為,在二審中出現的被害人家屬諒解的材料是否能予以采納,同樣值得思考。在被害人及其父母一家三口被害后,哪些親屬能夠代表被害人提供諒解本就值得研究,即使有其他近親屬達成了比較一致的諒解,但其效力至少也打了折扣。

  “說得再通俗一點,殺一個人因為有自首等從輕情節,或者可評價為激情犯罪,情有可原,可以適用死緩,但不計后果,連續殺死三人,造成滅門慘案,對這樣的犯罪改判死緩必須充分考慮民眾的感受,慎之又慎為好。”金澤剛寫道。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被害人近親屬及代理律師4月23日已正式通過郵寄方式向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遞交申訴狀,申請再審該案,四川高院于當日簽收。與申訴書一并遞交的材料,還有申訴人系被害人近親屬的證明,關于“不曾諒解”的情況說明等。

  關于判決書中提到的諒解書來源,代理律師稱,4月27日曾致電四川高院申請閱卷,被告知卷宗在該院案件審查部門,評查后可閱卷,“隨后去四川高院現場申請閱卷和提交新的證據,會是重點。”

  丁金坤亦分析,根據最高法院刑訴法司法解釋第469條規定,“除人民檢察院抗訴的以外,再審一般不得加重原審被告人的刑罰”。在本案中,張志軍故意殺害三人,一審判處死刑,二審改判死緩,爭議點在于改判的事實與理由是否充分,即二審中提及的諒解書能否代表被害人一方血親親屬的意思表示。

相關文章

地址:河北省邯鄲市人民路新時代商務大廈10樓 客服熱線:0310-3181999
邯鄲之窗  www.ibuylasix.com  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在線交流

冀公網安備 13040302001161號 冀ICP備12015509號-8

日韩精品免费无码专区,国产欧美日韩高清专区,亚洲一区在线日韩在线尤物,亚洲日韩高清在线专区,日韩中文字幕在线视频92,日韩精品无砖高清在线观看在线免费高清观看!